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将财税改革置于更加重要的位置,不仅用大段篇幅论述财税改革,而且首次将财政定位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并提出“科学的财税体制是优化资源配置、维护市场统一、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制度保障”。《决定》提出的336项改革举措中,财政部作为牵头单位的有76项,作为参加单位的有129项,凸显了财税改革的重要性。

 

2014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并审议通过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下称《方案》),明确“从预算管理制度、税收制度体系、中央与地方政府间事权与支出责任关系三大方面,全面推进新一轮的财税体制改革”,并指出,“财税体制在治国安邦中始终发挥着基础性、制度性、保障性作用,财税体制改革不是解一时之弊,而是着眼长远机制的系统性重构”,“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2016年基本完成重点工作和任务,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这是从夯实国家治理基础的高度对财税改革提出的要求,必须着眼长远,整体设计,功能重构,为国家发展的整体转型提供基础性支撑。这也意味着,新一轮财税改革大幕开启。

 

在此大背景下,郑新立提出,政信研究院要围绕解决收入差距拉大和企业税负过重的问题开展从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过渡的研究,通过研究,为政府如何通过税收调整实现共同富裕的承诺提出系统解决方案。

 

著名财税专家高培勇也在关注这一方面的内容。高培勇认为,我国要构建现代税收制度,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改革的方向应是让税费负担的分配和人们的收入、财产挂钩。展望2017年财税改革,高培勇认为,2017年优化税制,重点要放在直接税上,推进个税、房地产税等改革。

 

区别于1994年调总量,本轮税制改革目的是调结构,目标是通过优化税制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税制改革方面,高培勇介绍,营改增全面启动,资源税、消费税改革正在进行中,税收征管体制改革也已启动。以营改增为代表,2016年全面营改增减税规模在5000亿元,间接税比重有所下调,但直接税改革有点裹足不前,由于税制改革不够协调,结果就是减税导致赤字增加。

 

高培勇认为,2017年税制改革重点应是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直接税涉及个税、房地产税、遗产和赠与税,均是直接针对居民个人开征的税种。理由是,“若仍在完善营改增上做文章,是偏离了改革的主要目标。因为依靠增加赤字来支撑减税政策,不能改变资源配置格局,政府债务的发行及派生的利息支出等,会增加原有政府支出规模,进而要求增加税费收入,无法真正为企业降低负担。”

 

为何要增加直接税比重?高培勇表示,税制结构是否现代,最根本的差异是税费负担分配标准。我国70%的税收为流转税,就是按消费分配给企业纳税人,企业把这笔税加到各种商品和服务价格中去,谁买谁负担。表面上看似公平,实际隐藏着很大的不公平——收入越低的人群,缴税支出占总收入的比重越高,因为穷人大部分钱都用于消费,富人更多的钱用于投资和存款等。

 

高培勇认为,我国要构建现代税收制度,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改革的方向应是让税费负担的分配和人们的收入、财产挂钩。“在维持税负不变的情况下,进行结构调整,财产多的人加税,财产少的人减税;收入高的人加税,收入低的减税。”不过,增加直接税,对个人征税,难度很高。“我国纳税人对税的感觉太低,2016年政府财政收入16万亿元,其实跟大家都有关,因为买一个馒头、一瓶感冒药等,都是含税的。”“看到税制改革的趋势,我相信大家会支持直接税部分的取代间接税,让我国税收制度更透明,让税收制度离公平正义更近一点。什么时候大家共识多一点,房地产税的脚步就近了。”高培勇说。

 

郑新立提出的问题切中要害,税收改革事关中国未来的发展和全体人民的福祉,具有重要意义。国投信达作为政信金融领域的领军者,将携手政信研究院,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研究,希望能给政府决策提供有益的帮助。